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今天六一儿童节 70后80后感伤怀旧

对于70后、80后这些“超龄儿童”而言,六一不仅是一个节日,更是一个符号。这一代伴随着改革开放长大的孩子,一点一滴地感受着生活的逐渐变化。对于小孩子而言,可能一块橡皮、一个呼啦圈、一罐麦乳精都会让记忆中的那个六一成为心底最美好的回忆。在当前怀旧风行的年代,借着六一的名义,“超龄儿童”们又一次集体陷入回忆。

  70后怀旧故事:北京游乐园记录着我的童年

  贾女士今年32岁,对于六一,最深刻的记忆符号就是北京游乐园了。她回忆,在她小时候,没有欢乐谷,没有嘉年华,可以玩的地方并不多。只有北京游乐园和石景山游乐园最合小孩子胃口,因石景山游乐园离家较远,北京游乐园就成为最好的选择。

  “小的时候,公园、博物馆,去的虽然多,但是不怎么喜欢,最爱的还是游乐园的游戏。”贾女士记得,小学低年级的时候,是父母带她去玩的,那时候游乐园刚刚有过山车。父母都不敢陪她坐,最后找了她的哥哥陪她。后来,随着年龄慢慢变大,他们就更愿意和同学一起去玩,游乐园也成了每年暑期的不变项目。

  除了过山车,游乐园还陆续增加了激流勇进、阿波罗船等项目,这些都是贾女士小时候的最爱。她还记得,每次激流勇进都需要排很长的队伍,为了多玩几次,减少排队时间,他们几个同学排好组,分拨排队,这样当第一拨玩下来,第二拨已经排到队伍中间,他们就能插队再玩一次。

  贾女士记得,那时候北京游乐园的门票是50元,对于孩子们来说是个很大的数字,所以虽然很爱游乐园,但一年能去的机会并不是很多,她把每一次游乐园之行都当成节日一样。另外,不仅门票贵,她还记得那时候红房子里的虾条要5元,比外面贵很多倍。所以他们总是自己背着开水干粮去游乐园。因为不想把时间浪费在吃饭上,所以中饭往往是趁着坐摩天轮的20多分钟完成。

  游乐园的一切都成为贾女士对童年最珍贵的回忆,连同游乐园门口那条遍布民居的杂乱的林荫小道也成为记忆中美好的乐章。所以初一那年,她把最后一个六一节留在了北京游乐园,狠狠地把所有项目都玩一遍,为了再也不会回来的无忧无虑的童年。虽然,之后好几次同学聚会他们还是再去了游乐园,但是谁也忘不了那年的六一。

  今年6月17日北京游乐园将正式关闭。尽管游乐园不再开放,但依然有很多曾经在这里度过快乐童年时光的70后、80后结伴来到这里怀旧。贾女士知道消息后,心里有一些怅然:“那些留存着我们过去记忆的东西越来越少。胡同拆了,老马路拓宽了,现在连游乐园也没有了。”虽然她也去过欢乐谷、嘉年华,为其中新颖奇幻的项目折服,但心里却始终没有那份属于北京游乐园的感动,因为那里记录了他们的童年,他们的第一次过山车,“我想那也是种情结吧”。

  20年后我们重新戴上红领巾

  上周六,毕业十多年的清河镇中心小学三班同学举办了一个特别的纪念六一的聚会。因为这个六一,正是他们班级中很多同学加入少先队20周年的日子。

  “20年前的六一儿童节,我们还是一群整天为了变形金刚和蓝精灵兴奋得睡不着觉的小屁孩。一条挂在脖子上的鲜艳的红领巾,明证着我们即将长大的岁月。”跃跃说。系上红领巾的那一刻,成为他们每个人都不能忘怀的瞬间。于是就有了这次的聚会。“清河镇中心小学永远的三班同学,入队20周年纪念日。” 同学们一遍遍地用电话、短信、邮件、开心网等各种方式,提醒着彼此。

  日子一年一年地过去了,平日里大家忙忙碌碌,联系也渐渐稀少,但彼此间的那份默默的挂念,却从来没有间断过。“我们这一班的孩子,当年也是没少让老师和家长头疼的一群。上树上房、下河游泳、往女同学的铅笔盒里放毛毛虫的这些捣蛋事儿,一样也没落下过。”跃跃说,所以这次那么有意义的聚会,自然也要有点特别的创意。

  当年班上出了名的“四大金刚”之一钢子提出:这一天,所有同学要穿上白衬衫、天蓝色的运动裤,戴着和当年一样鲜艳的红领巾。所有同学都记得,当年为了鼓励他而选他成为班上第一批少先队员时,钢子给每个同学都深深地鞠了一躬。另外,他还足足一个礼拜上学没有迟到,外加按时交作业。

  钢子的提议得到了所有同学的同意,他们不仅开始翻箱倒柜寻找红领巾,心中也暗暗期许自己可以重新浮现出年少时的那份纯真和美好的笑容。举起的酒杯里,泛着金黄色的气泡,所有当年曾经稚嫩的,现在也已为人父为人母的同学们的脸上,洋溢着的还是20年前的那份灿烂笑容。

  “哎,跃跃,我这辈子都忘不了你那件白裙子,太漂亮了。”酒过三巡,刚见面的客套、寒暄就被20年的同学情谊打得落花流水。看着熟悉的装扮和不再幼稚的脸庞,仿佛回到了20年前的六一节。跃跃的记忆中,那天很热,“蓝蓝的天空上,万里无云”。老师安排第一批加入少先队的10名同学,男生穿白衬衫,女生穿白裙子。“为了可以在一群小人头里出挑,7岁的我头一天晚上,就让妈妈在白裙子上,绣了几朵彩色花”。跃跃说。果然,小心眼成功了,20年后的同学聚会居然还能被当成经典“传颂”。

  席间又有人提议,再唱一遍《少年先锋队队歌》。班长还是指挥,文艺委员起头,大家找到属于自己当年的那个位置。“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唱着唱着,有的兄弟姐妹都已经有眼泪打转了。

  今天,所有人都已经长大。红领巾、三道杠、圣斗士的贴画和七彩的弹球,随着一次次大扫除、搬家,已经被丢得七零八落,但不会被丢失和遗忘的,是那些专属于80后的美好回忆。

  那天回味和畅想到深夜的同学们,又互相给彼此重新戴了一回红领巾。歌唱到最后一句,大家并没有集体痛哭,而是心有灵犀地盘算着,来年的六一儿童节,又该记点什么险些被丢失的美好往事。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