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中西方饮食文化的差异

中国的饮食文化,始于夏商周,盛于唐宋,经过不断地发展变化,逐渐形成体系。西方社会,是几大古代文明的继承者,曾一直和东方古国遥相呼应。不同的民族缔造了不同的饮食文化。

在对待饮食的态度和饮食习惯上中西方就有很大的差异。中国人有句话叫“民以食为天”,由此可见饮食在中国人心目中的地位,因此中国人将吃饭看作头等大事。中国菜注重菜肴色、香、味、形、意俱全,甚至于超过了对营养的注重,既要好吃又要好看,营养反而不做过多考虑了。西方的饮食比较讲究营养的搭配与吸收,具备一种比较科学的饮食观念,但同时却忽略了食物的色、香、味。在餐饮氛围方面,中国人在吃饭的时候都喜欢热闹,很多人围在一起吃吃喝喝,说说笑笑,大家在一起营造一种热闹温暖的用餐氛围。除非是在很正式的宴会上,中国人在餐桌上并不十分讲究特别礼仪。而西方人在用餐时,都喜欢幽雅、安静的环境,他们认为在餐桌上的时候一定要注意自己的礼仪,不可失礼,如在进餐时不能发出刀叉碰撞的声音。

例如中西方宴请礼仪就各具特色。在中国,从古至今大多都以左为尊,在宴请客人时,要将地位尊贵的客人安排在左边的上座,然后依次安排。在西方则以右为尊,男女间隔而座,夫妇也分开而座,女宾客的席位比男宾客的席位稍高,男士要替位于自己右边的女宾客拉开椅子,以示对女士的尊重。另外,西方人用餐时要坐正,认为弯腰,低头,用嘴凑上去吃很不礼貌,但这恰恰是中国人通常习惯的吃饭方式。吃西餐的时候,主人不提倡大肆的饮酒,而在中国餐桌上,酒是必备之物,进餐之时多以酒助兴,有时为表示对对方的尊重,更是频频劝酒举杯,直至双方饮到酣畅淋漓。

在菜式上中西方也有很大的不同。中国菜的特点是选料严格,刀工精细,讲究拼配,调味多变,注意火候,要求烹制出来的菜肴色、香、味、形俱佳。中国菜是由多种地方莱、少数民族莱、宫廷菜、官府菜、寺院菜和各地名特小吃组成的。它们的具体烹调技术和菜点风味又各具特色,各擅胜场。

在独具特色的中国菜中要数宫廷、贵族饮食最为著名。首先,宫廷饮食的特点是选料严格,用料谨慎。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帝王权力的无限扩大,使其荟萃了天下技艺高超的厨师,也拥有了人间所有的珍稀原料。如早在周代,帝王宫廷就已有职责分得细密而又繁琐的专人负责皇帝的饮食,《周礼注疏•天官冢宰》中主有“膳夫、庖人、外饔、亨人、甸师、兽人、渔人、腊人、食医、疾医、疡医、酒正、酒人、凌人、笾人、醯人、盐人”等条目,目下分述职掌范围。这么多的专职人员,可以想见当时饮食选材备料的严格。不仅选料严格,而且用料精细。早在周代,统治者就食用“八珍”,而越到后来,统治者的饮食越精细、珍贵。如信修明在《宫廷琐记》中记录的慈禧太后的一个食单,其中仅燕窝的菜肴就有六味:燕窝鸡皮、鱼丸子、燕窝万字全银鸭子、燕窝寿字五柳鸡丝、燕窝无字白鸭丝、燕窝疆字口蘑鸭汤、燕窝炒炉鸡丝。其次,烹饪精细。一统天下的政治势力,为统治者提供了享用各种珍美饮食的可能性,也要求宫廷饮食在烹饪上要尽量精细;而单调无聊的宫廷生活,又使历代帝王多数都比较体弱,这就又要求其在饮食的加工制作上更加精细。再次,花色品种繁杂多样。慈禧的“女官”德龄所著的《御香飘渺录》中说,慈禧仅在从北京至奉天的火车上,临时的“御膳房”就占四节车箱,上有“炉灶五十座”,“厨子下手五十人”,每餐总“共备正菜一百种”,同时还要供“糕点、水果、粮食、干果等亦一百种”,因为“太后或皇后每一次正餐必须齐齐整整的端上一百碗不同的菜来”。除了正餐,“还有两次小吃”,“每次小吃,至少也有二十碗菜,平常总在四五十碗左右”,而所有这些菜肴,都是不能重复的,由此可以想象宫廷饮食花色品种的繁多。

而西方人最关心的是事物的营养,讲究一天要摄取多少热量、维生素、蛋白质等等,而对于食物的色、香、味却不是那么在乎。即便每顿饭菜的口味干篇一律,对人毫无食欲可言,但理智告诉他:一定要吃下去,因为有营养。虽然这种饮食观念有点机械化,可对于人的身体健康是有益的。西方另一个显著的饮食观念就是快,这也正是为什么“麦当劳”、“肯德基”、“德克士”、“必胜客”等快餐这么风靡的原因所在。虽然这种快餐饮食正符合了西方人快节奏的生活方式和个性特征,但似乎又与他们那注重营养的心理相冲突,所以,很多西方人都把这些快餐称为垃圾食品,看来,他们在快与营养之间还是有了自己的选择。在饮食对象也存差异,西方人的饮食以肉类、奶制品和面食为主,他们几乎天天都在吃牛肉、啃面包、喝牛奶。食物内容很单调,没有中国的菜式丰富。

中西方国家在饮食观念、宴会礼仪、饮食内容等方面的跨文化差异,导致饮食文化差异的深层次原因,随着跨文化交际的不断发展,中西饮食文化的交流、互补和兼容的因素也日益增多。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