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在罢工与工会之间(转)

常识告诉我,罢工和工会,是一对双生子。在西方工人运动史上,但凡有点规模的罢工,大抵是工会组织的。罢工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需要强有力的组织,成百上千的工人要吃饭,要筹款保障。还要组织纠察队,防止工人出轨,更要防止资方破坏罢工,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招募新的工人取代罢工者。然而,最近发生的本田佛山零部件工厂的工人罢工,要求之一,居然是重整工会,重新选举工会主席和工作人员。也就是说,在这场惊动了全国的罢工中,该厂的工会,是站在反面的。

当然,中国有着世界上规模最为庞大的工会组织。但是这个组织的成员,却有着公务员的身份。所以,这样的工会,事实上不过是另一种政府机构,只是没有什么权力。以前在我们印象中,工会就是做做福利,但是从最近的趋势看来,所谓的福利,也主要是工会的自我福利,跟广大工会会员没有多少关系了。虽然说,近年来上面要求工会把手伸到农民工这个群体中,多少担负一点为农民工维权的事务,可惜除去个别地方外,效果并不显著。三资企业的工会,无论它们跟中国的建制内工会是什么关系。若按照工人运动史的观点,大体上都是资方的御用工会,黄色工会。这样的工会,当然不可能为工人说话,当工人罢工时站在工人的对立面,被罢工工人要求重整,自是当然。

世界上的工人罢工,十之八九,是要求增加工资和缩短工时的。但是,佛山的罢工工人,要算现在这个世界上最可怜的罢工工人。他们的月工资,一级员工,所有的加起来,不过1211元,扣去房租的话,实在是所剩无几。(据5月28日新京报)他们的要求,无非是把月工资提高到2000到2500元。但是,资方并没有答应工人的要求,反而辞退了两名领头工人。挤牙膏式的退让,工资提高有限,罢工还在继续。

工人罢工,是争取自身权益最后,也是最有效的手段。毕竟,在市场尚可的情况下,停工对资方造成的损失,相当惊人。在世界各国,罢工都是工人天然的权利。但是,佛山的罢工工人们,处境却是很难。一方面,他们的罢工实际上是非法的。而在世界其他地方被视为大忌的资方反制手段,比如开除罢工工人,部分收买,分化瓦解,招募劳工顶替等等,却可以畅通无阻,有的地方,罢工还可能招致官方的强力干预。北京的出租车司机,为抗议资方提高份钱,也暗中组织过罢工。结果罢工领头者不仅被官方打压,而且资方逐渐用远郊农民替代了原来的司机,到现在,北京的出租车司机,已经大半换人。由于各个地区劳工的价格不一样,佛山本田的资方,也可以很容易地找到可以接受他们劳动力价格的员工。到了这一步,罢工或者演变成暴力,招致官方镇压,或者是工人退让,罢工被破坏。

当然,对于劳资双方而言,最好的办法是出现劳资纠纷的时候,用谈判解决问题,最好不要走到罢工这一步。即使罢工,也尽可能通过协商,尽快达成妥协。但是,这种双赢的局面,前提是工人必须有自己的工会。既非建制内吃饭不管事的工会,也非资方的黄色工会。工会要真正为工人说话,在工人中具有威信。否则,工人的罢工会越来越多,而且越来越趋于杂乱无章,甚至趋于暴力,演化成群体性事件。一旦政府介入,就会被工人视为资本家的帮凶,进一步丧失公信力。
返回列表